歲月的痕跡

5/31 荒漠甘泉 Streams in the Desert

有一個人提出了關於拆卸古老海船的報告,他說舊船木料質地之所以佳良,不僅因爲年代久遠,而且還因爲船隻曾在海上歷受了種種的磨煉,以及它所接觸的海水,所載的各種貨品,使它發生了化學作用。
在紐約百老匯街一家舊式家具店,展出了一些橡木板料,這些板料取材於一艘具有八十年歷史的舊船的橫梁,其色澤之美,紋理之精致,吸引了許多市民的注意參觀。
還有一艘在六十年前航行海上的帆船,它那桃花心木的橫梁,也非常出色。悠長的歲月和航行的歷史,使木料氣孔緊縮,顔色變深,它堅韌的質地,古趣盎然的色澤,可與中國古瓶比美。這木料如今在紐約一位富豪的客廳裏製成了一個小小的暖閣,成爲客廳中的尊貴之地。
由此看來,那些不經磨煉,悠悠忽忽,虛度一生的人們,和那些曾經滄海,載負過各種貨物,事奉上帝而幫助人的基督徒,在性質上具有極大的差別。後者不僅有磨煉的經驗,他們所載運的貨物中的甜蜜氣質,也滲入了他們的待人接物的美德中。
太陽雖下了地平線,其實並未消逝,它離去以後,天上仍有整整一個小時的光亮。一位偉人和義人去世之後,他的蹤蹟雖逝,但他的音容宛在此世,他雖死了,他身後留下的一切對後世有貢獻的事物,雖死猶生。——皮邱
法國文豪雨果過了八十歲以後,他以下面的一段名言來表達他的心意說:「我感覺到未來的新生命。我像一度曾經數度砍伐的森林,而新的萌芽充滿了前所未有的活潑生機。我升向天空,陽光照在我的頭上。大地給我豐富的活力,天的光明四照,使我看清了神秘的宇宙萬象。」
「你說靈魂不過是肉體力量的延長。那麽爲什麽我的體力已開始衰退,而我的靈魂變得更爲光明?冬季已臨到我的頭上,永恒的春季卻在我的心頭。此刻我呼吸著紫丁香,紫羅蘭,和玫瑰花,就像在二十歲的時候一樣,我愈接近人生的終點,愈能聽清楚四周歡迎我的交響樂,歡迎我前往


DailyNews 活出美好每日新聞
Right Menu Ic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