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的鑰匙

有一次,在初春的早晨,我剛開門出外,一陣殘酷無情的冷風,吹著一陣灰沙向我撲來。
我急躁地埋怨道:「我巴不得這風…」──我意思說「不再有」;可是這三個字在我喉間擱住了,說不出來。
在我途中,這件事繼續停留在我腦海中。一個天使來了,手中執著一把鑰匙;他說:「我的主人吩咐我把這一把鑰匙給你。」
我帶著驚奇的口吻問道:「這是甚麼?」天使說「掌管風的鑰匙。」說罷便不見了。
現在我應該非常快樂了。從此可以隨我的心願,隨便對付我所厭惡的風了。我急忙跑到山上,風的庫房就在前面。我上去把東風、西風、北風的門關了,用鑰匙鎖上;又把南風開得更暢一些;我頂得意地說:「世上再沒有殘酷、無情的冷風欺人了。從此植物月月開花,季季結果;年初到年終,都是和暖、可愛的氣候…」言未畢,一股熱氣從門裡衝出來,把我的手灼得痛徹肺腑。
地上的清草一霎那間都轉黃了,我的得意之作摧殘了全世界的生命。我發急喊道:「我闖了多大的禍啊!我沒有想到它們的需要!我眞是多麼愚蠢!」
又悵惘、又羞愧,我求主再差遣祂的天使來把鑰匙拿去;我同時應許說我以後絕不敢再掌管風的鑰匙了。
看哪!主自己站在我旁邊。祂伸出有釘痕的手來把鑰匙拿去,把其餘三扇門都打開;空氣中調劑了許多冷風,頓時覺得滿身涼快了。
我這時就想到:我是誰、竟敢埋怨主所安排的呢?祂把鑰匙掛在腰間。
我問道:「主阿,這風的鑰匙是祢經管的麼?」
祂答道:「是的,我的孩子。」
看哪!我又看見我生活中所有的鑰匙都掛在那裡。祂看見我臉上帶著驚奇之色,就問我說:「我的孩子,你豈不知道我的國統管萬有麼?」
我回答說:「主阿,是的。既是祢有釘痕的手──滿有愛的手──使用那些鑰匙叫我遭遇平安或患難、喜樂或憂愁、順境或逆境,從此以後,無論甚麼事情,我就不再埋怨…都要信靠、安息、讚美。」──皮爾斯(Mark Guy Pearse)


DailyNews 活出美好每日新聞